当前位置: 生态系统 >荒漠生态系统

把灌溉带进沙漠

2014-08-14来源:水信息网

在经历了去年约贝州(Yobe)惨淡的作物产出而导致的食物短缺问题之后,约贝州当局已经下定决心要完全废弃雨水馈养型农业,转而将注意力移至灌溉农业上。 约贝洲是尼日利亚的干旱带之一,该州长期面临干旱、土壤退化和沙漠扩侵的威胁。并且在过去的几年里由于自然条件的恶化已经使作物的减产加速和饥饿人数增加。

几年前,尼日利亚的其他一些地区以及尼日尔、喀麦隆、乍得和中非共和国等一些与之接壤的国家还曾经从东北部的博尔诺州(Borno)、约贝州以及西北部的卡诺州(Kano)、吉加瓦州(Jigawa)和卡齐纳州(Katsina)等地得到食物供给,尤其是谷类作物。然而,最近的状况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现在上述国家甚至已经开始在其他地方争取食物来源,为了填满他们的储仓从而抵御雨水来袭的日子。

事实上,约贝州北部的所有地方政府区曾经拥有数千公吨的谷类作物产出,然而这些曾经拥有河流和灌溉设施的地区被不断增长的香蒲草和淤积现象所招致的沙漠破坏殆尽。 一些更恶劣现象已经影响到了包括巴德(Bade)、迦古罗(Nguru)、马其那(Machina)、布尔萨里(Bursari)、约努萨里(Yunusari)、约苏法里(Yusufari)、盖达姆(Geidam)和卡拉苏瓦(Karasuwa)等地区在内的地方政府区。暂且不谈这场不利于农业发展的前所未有的现象,我们发现有历史记载的降雨量已经呈非常明显的下降趋势,这使得约贝州的一些地区很难感受到利于农业生产要求的降雨了。

据约贝州当局讲,这种现象会对人类生存产生一系列威胁。因此,政府已经下定决心,务必要使已经被香蒲草吞没的约贝河和迦古罗-嘉士华湿地(Nguru-Gashua wetlands)重现生机与活力,进而恢复灌溉。最近,参议院农业委员会专门视察了约贝州。参议员们的任务是要抱着长久解决问题的眼光去寻找洪灾、沙漠化和干旱所造成的影响。

委员会主席,参议员坦比·瓦德(Tambi Wada)说,六位来自东北地理带的地方长官必须要绘制出一副有关于农业的基本现状,从而帮助他们演示沙漠化、饥饿、干旱和土壤退化等问题。他还以前线利益攸关方的身份表示,“各地方长官必须联合联邦政府共同发展法律上的和现实上的战略部署,从而解决整个国家的饥饿问题。”他还建议,包括阿达马瓦州(Adamawa)、包奇州(Bauchi)、博尔诺州(Borno)、贡贝州(Gombe)、塔拉巴州(Taraba)和约贝州在内的一些东北地区的州长们应该成立一个强大的组织,专注于粮食的大规模生产从而克服由贫穷和饥饿所带来的一系列难题。

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无论这个组织有没有成立,如果没有水源、耕地和耕种工具,那么作物生产就无从谈起。而问题的关键就是这些受影响的各州明显缺乏这些基本的投入。例如,瓦德在他的视察评论中提到,约贝州州长马曼·阿里(Mamman Ali)告诉委员会,过去的几年里仅约贝州的的农民们就依赖雨水馈养的方式耕作了近650000公顷土地,然而现在的情况因为荒漠化强大的冲击已经变得越来越糟了,而荒漠化正在以估计每年10公里的速度入侵者。州长的代表阿哈吉·亚伯拉罕·盖达姆(Alhaji Ibrahim Geidam)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验证差异性的一种方式,该洲农民利用灌溉方式耕作了40000公顷土地,依靠法德玛发展项目(Fadama Project,抽取浅层地下水进行小规模田地的灌溉)耕作了66000公顷土地。

然而,农业专员阿卡里·阿卜杜尔卡迪尔·贾耶尔(Alkali Abdulkadir Jajere)透露,“为了使约贝州保持它在本国农业生产中的正当地位,尤其是在本州具有相对优势的特殊作物种植方面,政策的转变和前期的措施是非常必要的。”他说,约贝州已经朝摆脱雨水馈养式作物迈出了巨大的一步。“我们所说的雨水馈养式作物是指那些仅仅在雨季期生长的农作物。我们必须废除这种农作方式,因为约贝州的降雨类型并不适应当地这类农作物生长。”农业专员表示。 他拿玉米、高粱和粟作为例子说明,约贝州的湿度不再适合它们的生长,而且也会导致降雨量的减少和干旱、荒漠化的加剧。“只有当研究表明这类作物可以晚种植、早收成并且能高产出,我们才会再考虑种植它们。在此之前,我们想把注意力放在灌溉农业上来,因为它可以把农民全年都留在他们的耕地上。”贾耶尔在接受采访时还指出,约贝州的历史气候记录表明了该洲雨季通常开始于五月并结束于十月,然而遗憾的是,去年出现了异常,雨季从六月才开始并在十月结束了,从而导致了一个月的雨水不足。“这是为什么约贝州北部边缘地区出现了大规模作物欠收的现象。而且今年,我们仍旧不够幸运,原因是今年降雨是从七月开始的,所以除了上帝特殊的干预外,如果雨水结束于十月的话,我们还将面临大规模作物欠收的情况。但是,我们祈祷降雨可以延长至十一月,这样才能获得适当的收成。”专员说。

贾耶尔解释道,约贝州的降雨量通常是200毫米至400毫米。“当我们谈到谷类作物时,包括粟、高粱和玉米,降雨量非常不足。这些作物至少需要800毫米到1000毫米的降雨量才能保证有好的产出。”与会者的委员们感受到了约贝洲的高温和少雨,最低温度30摄氏度,有时能达到了40摄氏度甚至更高。贾耶尔进一步解释说明,谷类作物经常遭受这样的天气,大多数时间里水份早早地就从庄稼中蒸发掉了。

“在去年耕作期里,这种情况非常糟糕,而且导致了大量庄稼欠收,并且促使了沙漠的侵蚀,”他补充说,“农民直接经济损失估计将近220亿奈拉(尼日利亚货币名)。这就是约贝州农民的损失。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去年粮食短缺而导致的粮食价格上涨所造成。”贾耶尔专员披露,该约贝州当局统计的数字还显示了农民因干旱、红嘴奎利亚雀和其他害虫的入侵而造成的损失。“这是约贝州巨大的损失。”他遗憾的表示。

他说:“设想一下,如果这220亿奈拉没有白白损失掉的话,我们可以将这笔钱用于购买灌溉设施,这样的话,约贝州的农民们将在未来20年内受益匪浅。” 贾耶尔继续分析道,降雨不足还影响到了动物,因为没有足够的牧场从而导致富拉尼人大批迁移至邻近的贡贝州、塔拉巴州和博尔诺州去为他们的牲畜寻找其他新的牧场。“牲畜的迁移还因葡萄糖耗损而影响到了居民食用肉类的质量。其他一些与干旱相关的问题,包括食物和口腔疾病都是牲畜迁移的结果。”他说。他剖析说,干旱还造成了该洲主要河流的衰退。“去年一些河流还能在4个月或5个月内存住水源,但是今年却在不到2个月内就干涸了。” 约贝州因每年一度的巴德捕鱼节(Bade Fishing Festival)而闻名,但是因为河流境况的衰退,贾耶尔专员为捕鱼活动不能再继续进行而感到遗憾。“数以百计靠捕鱼为生的人们不得不寻找其他的来源来维持生计。”他认真地讲到,除非能保证食物安全,否则尼日利亚将无法再享安逸。“食物可利用性和国家安全之间是有联系的,因为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人们可以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包括犯罪。”他说,这也是为什么州政府决定再次视察灌溉农业比较雨水馈养农业问题的原因。

斥资数百万奈尔的哈德吉亚-贾玛拉流域科马杜古信托基金(Hadejia-Jama''are Kumadugu Trust fund)是联邦政府的一项干预措施,人们期望它能清除掉那些破坏约贝州北部灌溉用水的淤积和香蒲草。 最近,约贝州政府还与韩国政府合作共同研究复苏北部地区灌溉、河道和土坝的问题。农业专员表示,这样的干预将帮助该洲实现他们的梦想。

“约贝州不再生产谷类作物,转而种植那些具有相对优势的作物,其中包括水稻、烟草、阿拉伯树胶、蓖麻油等。渔业是另一项潜在的收入来源。如果我们可以专注于这些领域,我们可以充裕地养活我们的国家。”他说。 然而,他表示,政府想要克服的唯一障碍是如何鼓励农民去选择这项新的农作模式。“现在,我们唯一的顾忌就是如何使我们的农民心悦诚服地去拥抱这些新的农作方法。”他说。 另一个问题是,约贝州是一个有着害虫、红嘴奎利亚雀和各类牲畜疾病的疫病区,地方当局说这些疾病对农作物产量有很大影响。在这次参议院农业视察期间,约贝州副州长已经就这个问题向各方寻求合作与协助。他说,州政府已经将该部门2008年的预算从10亿奈尔提高至60亿奈尔,为的就是复苏约贝州的农业。

贾耶尔专员透露,约贝州已经支出了关于国家食品安全的配套资金,而且还履行了关于国际农业基金的信约。据他介绍,国际农业基金是一项世界银行食品政策,是用来为农民吸引扶持政策的。“我们也已经向执行委员会发了一份备忘录,是关于向法德玛3期发展项目支付9千万奈尔配套资金的。法德玛发展项目已经成为灌溉式农业中一种获得认可的、合理的方式。”他说。

无庸置疑,像在约贝这样的一个州实行从雨水馈养型农业到灌溉型农业的转变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它要求严肃的承诺,还有技术和财物资金上的成功。现在,就要看州政府是否能提供必要的资源,是否有决心说服农民接受。